健康心理

快乐难寻

快乐难寻

好像越长大,快乐越难找寻。受近几年来疫情影响,即便是处于最年轻美好的年纪,快乐也成了一种奢侈。所有的校园课程变成了线上课,校园生活不再充实,小朋友之间的嬉戏追逐成了回忆,大学期间本该有的出行游玩也遥遥无期。

总说生活节奏变快了,但仔细想想不知该说变快了还是变慢了。电子产品成了主要的娱乐工具,短视频占据了人们大量的时间。如果说生活节奏过快,那些被大量花费在屏幕前的时间仿佛是一种错觉。

图片源自网络

不管是疫情的影响还是高科技产品的影响,总之,快乐变难了。每天emo的时间都不够,更别说开心快乐了。好像人们想不起快乐这件事了,而且也失去了变快乐的能力。

我们每天都要处理很多的日常,好的不好的。处理好了整个人都阳光明媚了;处理不好,整个人都处在阴郁之中。那么到底在大环境和小环境的影响下,我们还能变快乐吗?变快乐的方式又有哪些呢?

图片源自网络

停止追求完美

这里不是要我们放弃追求完美,而是在需要的时候学会不再一度追求完美。尽管追求完美是一种为自己设定坚定目标和高标准的积极态度的展现,但“追求完美”所产生的压力很容易让人最后感到筋疲力竭、不值得、遗憾、不满足感。

研究提出三种形式的“完美主义”:自我导向的完美主义、面向他人的完美主义、社会规定的完美主义。第一种主义追求自我完美、第二种主义要求他人完美、第三种主义相信别人要求自己完美。

比起这三种完美主义,其实还有很多方法可以用来激励自己和周围的人,而不是一味用所谓的“标准”来要求。停止追求完美主义能减轻精神负担,让我们体会到“做事”的简单乐趣,而不是“把事情做好”所带来的压力。

拓宽社交广度

独处的时间和空间总是被需要的,也是宝贵的,但是大量研究表明,与同龄人交往对情绪的提升是有好处的,对内向或有社交焦虑的个体更是如此,增加社交互动量能够使其受益。

一项新的研究发现,与社交牛人一样,患有社交焦虑的人也能从与他人的相处中获得同样多的快乐。因此对社交焦虑症的治疗应侧重于鼓励其参加社交。而性格外向的人之所以在自我照顾方面具有优势,正是因为他们倾向于花时间进行社交。

外向度高的人,可能拥有更广泛的社交网络,更容易主动与他人接触,愿意利用闲暇时间进行社交,并接受社交活动的邀请。所有这些,都会满足我们对关系的需求,同时与其他人进行高质量接触更是一种可靠的情绪增强策略。

图片源自网络

试着与人和解

想让人们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是人类的天性,毕竟这是我们鼓励合作、鼓励承担责任、鼓励生产行为的有效途径之一。然而,过于纠结别人对你所犯下的行为(甚至是自己对自己的罪恶感),可能会产生重大的心理后果,其中一个后果就是感觉自己失去了人性。

在这项研究中,参与者被分为两组,其中一组人员被要求想象自己被同事冒犯但原谅了同事,另一组责备要求想象被同事冒犯并对他们进行报复。研究人员发现,与原谅同事的参与者相比,那些想象对同事进行报复的参与者处于一种“非人化”状态:他们自感更情绪化、更肤浅、更会算计、更冷漠。

这一结果表明,受害者受到冒犯后,宽恕可以使其保持任性的光明点。同时,研究也发现,宽恕能够减少焦虑和压力、减少日常交往中的敌意、改善心理健康的同时提升自尊。

把糟糕的一天变成美好的一天并不是无法实现,反而是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我们希望的快乐,不呈“点状”,而呈“线状”呈“面状”,因为我们需要持久快乐的能力。做好上述三点,就是为寻求持久的快乐打下稳固的基础。

上一篇: 追求完美可能才是我们幸福的第一大杀手

下一篇: 当生活欺骗了你,你应该来读一读下面这几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