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科普

沙盘游戏中食物象征什么?

沙盘游戏中食物象征什么?

通过沙盘游戏,来访者能够在沙盘的制作和感受中,调动人体的各种感官,通过手和沙子、水及沙具,重新启动与无意识深处原型的链接。在众多的原型中,有一种原型在人类的心理中最为普遍也是最为重要的,那就是母亲原型。我们几乎可以在所有来访者的沙盘游戏或者梦中看到这一原型的重现,其形式的变化也见证着来访者在心理分析中的成长过程。在此我选取了其中一个与母亲原型有关的意象——食物,来讨论其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在来访者的沙盘游戏中对来访者的心灵成长具有不同的阶段性意义。

我们知道,自有物种以来,食物对于每一种生物生命的延续和发展都是至关重要的。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我在众多的临床个案中发现,食物意象,通常会被以两种不同的形式在来访者的沙盘游戏中表达出来。一种是以食物的本来和自然的形式来表达,如:稻谷、草、植物、蔬菜、水果、土豆、水、甚至种子等意象来表达,或者很多时候会以食物的一种初始的象征性意义而呈现,其往往只强调食物的一种初始功能—— 食用。另一种是以食物经过加工后而改变其本来形式的变形意象来表达,如:面包、蛋糕、饼干、面食、米饭佳肴、果汁、酒等意象来表达,这时食物就不再仅仅作为食用的功能,它还包括了许多扩展性的意义。这两种有关食物的表达方式与人类的进化及食物的历史演变是联系在一起的。我把以上的第一种食物的表达形式称为食物的基本形式,把第二种形式称为食物的加工形式。

首先,我们先从人类与食物的发展历史来看看以上的两种食物的形式对人们的心理发展具有什么样的象征意义。我们知道,人类的食物历史与人类的智力进化历史相辅相成。人类祖先赖以生存的食物取之于自然,他们首先开始吃掉所有他们能看到的能吃的东西:浆果、树皮、水果和一些小动物。由此可见,食物对于原始人类而言是以一种自然的形态而出现,他们大部分的食物均取给于植物界中的树叶、珠果、树皮、茎根、块根,至多也不过捕杀幼小的兽类与昆虫而已。使用的方式也是以生食为主。这种生食的习惯,在许多原始人聚居的部落中都可以看到,如“非洲有许多落后的民族,至今还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看见什么就吃什么,他们吃的东西,都是生的,如生蛇肉、生鸟肉、老鼠和草根”。此时,食物以这种基本形态的出现主要是为了满足人类生理的需要,食物就仅仅意味着可食用的物质。在这种状态下,人类的心智仍处于蒙昧时期,其心理状况处于初始的原始状态,在这种原始的状态里,人的意识和自我还很弱小,尚未发展,心灵处于混沌的、以无意识为主导的状态,他们并不是通过意识功能去感知世界,而是以神话的方式,以原始意象、以象征来经验世界,食物在这个阶段仅仅是其食用的功能及提供生命的保障和延续。原始人类的这种心理状态和他们与食物的关系与现今刚出生的婴儿的状态十分相似。对于新生儿而言,食物的这种基本形式最主要的象征意义是喂养或营养,这对每一个个体最初生命的延续十分重要,特别是对于新生的生命来说,他们对食物的依赖就如同对母亲的依赖一样。食物在象征层面上等同于乳房、等同于母亲、并且等同于外部的子宫容器,在此意义上,食物的象征还包括了无条件的满足和抱持。这一点是其他的动物所不曾有的,因为刚出生的动物远比新生的婴儿更加独立。因此,食物的这种基本形式的象征往往与个体处于婴幼儿母子一体的未分化的发展阶段有关。

在这个阶段中,婴儿还无法区分主体和客体,他们往往将内外部等同起来,其心灵世界也是处于混沌一体的状态,以无意识占主导,并以象征的形式来感知世界。根据我的观察,我发现很多时候来访者会使用食物的这种基本形式来代表着未分化的阶段所反映的问题,食物在其沙盘游戏中就仅仅提供着食用的功能,没有经过对食物的任何形式的加工和处理,而食物往往也会用一些代表着自然的、原始的形式的沙具来呈现。虽然不完全是这样,但在这些意象背后的情绪和情感的需求似乎就是如此。

有一个7岁的小男孩,因为从小没有安全感,特别依赖父母,情绪容易失控(发脾气,大吵大闹或哭)而前来做沙盘游戏。他在沙盘游戏进行到第五次开始,当与咨询师建立起较信任的关系以后,开始在沙盘中表达了他与食物的关系。以下是他的第五次沙盘的照片:

他在这个沙盘中讲述了一个故事,学校组织小学生到海边旅游,海滩上有一群动物在等着喂食,有一支海龟妈妈在沙滩上下了一只蛋后就走了,小海龟在孵化后自己爬到了海里。海里有许多的鱼,有一些小鱼也有一些凶猛的大鱼,凶猛的大鱼被拦隔在深水区以外,只有在喂食的时候才能被放进靠近人们的浅水处。人们会定期地通过飞机在空中投放食物给陆地和海里的动物,人们也可以通过一些观光工具在沙滩上或到海底观看这些动物。

这个小男孩在出生100天前与父母及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100天以后妈妈带他和外祖父母回老家居住,爸爸留在其出生地工作。7个月大时妈妈因为“受不了外婆的过分干预和各种近乎苛刻的要求”而离开回到丈夫的身边,把他独自留给了外婆照顾。事实上,妈妈在他出生以后就一直无法与他有正常的母子互动,这也导致了妈妈奶水一直不足,而小男孩也从四个月开始就不愿吃妈妈的奶水。

从小男孩的成长背景及沙盘中,我们可以看到母子一体的发展阶段遭受到破坏的情况,当他在婴幼儿阶段时,无法与食物/母亲发展出良好的关系,于是导致了他安全感的不足及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当来访者的问题固着于这种最初的母子一体的阶段时,来访者在与咨询师的关系建立初期,很多时候会把咨询师体验为母子一体阶段的“母亲”,以此来完成其与食物/母亲最初关系的重建。来访者有时会把咨询师体验为好的妈妈而过度地需要甚至侵入,有时会把咨询师当作坏的妈妈而攻击甚至摧毁。就如同0-6个月的婴儿还无法把自己与外部世界区分开来,婴儿6个月以前会把对主要照顾者的感觉或照顾者对待他的感受等同于自己。这个时候,来访者的心灵内在是混沌的,好的和坏的同在一起又是割裂的,情绪是混乱的,不受控制。来访者很容易分裂好的和坏的,把坏的投射出去,无法共存和整合。或把外在的客体当作自我的一部分,自我无法从客体中区分出来并对自我产生认同,就会出现心理危机。当咨询师能够有足够的抱持,在这种情绪需要的情况下存活下来,来访者的心灵发展就可以进入到下一个阶段

这个小男孩通过前七次的沙盘游戏,逐渐与咨询师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开始在第八次的沙盘里呈现了其自我的发展。

从以上第八次的沙盘中,我们可以看到在接近右下角的一个用积木搭成的高楼的出现,这似乎象征着其意识的发展,在以后近十次的沙盘中,这个高楼都伴随着其沙盘的发展。从这个沙盘中,我们还可以通过一些诸如婴儿车、家具等沙具看到一种过渡性的发展。特别是灶台以及餐桌沙具的出现,似乎象征着食物加工阶段初期的显现,虽然食物在这次沙盘中还没有出现,而餐桌上及四周也仍然是空的,相信这也是心灵的发展需要一个培育和等待的过程。

一般而言,当自我发展以后,我们所认识的食物是一种建立在文化上的,经过精心挑选和准备过的食物,这些食物通常是经过加工的。而食物的最原始的含义隐含着野蛮、未开化和原始的意义。从食物历史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火的出现意味着一种人类文明的开始,食物也被注入了更多的意识和文化的因素。食物作为人类日常生活中的重要的一部分,除了满足人们的生理需要以外,还具有多种不同的社会功能。这就如同婴儿的发展开始分离出自我和母亲,开始意识到另一个个体的存在,关系(互动)开始产生,食物的表达方式则开始有了变形,婴儿内摄的不仅仅是食物,还包括爱、关系、创造和成长的能量等等。

从小男孩第十八次的沙盘开始一直到其三十四次沙盘的结束,他都在为咨询师制作食物,并邀请咨询师一起共餐。

虽然我们在这个沙盘中看不到食物制作的过程,但是他都会使用沙子作为食物的原料为咨询师一边制作美食一边进行自己的沙盘游戏。

烹饪作为对食物的加工和处理,或是有目的性地对食物的一种创造过程(比如耕作、种植和饲养等)是人类从原始的初民状态进化到文明人的主要标志之一。烹饪不仅是准备食物,还是把社会成员组织在共同的食物和预定的就餐时间周围的一种形式,社会规则随之产生。于是这种食物的加工形式及就餐就带有一种仪式性的象征意义,隐喻着生活发生的变化及一些人们内心情感的某种追求。来访者在沙盘游戏中对待食物的态度也有了重新的划分和选择,不再是随意或盲目地挑选食物,而是开始注重食物的品种、颜色和形状等。

在咨询的过程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当小男孩的心灵发展到这个阶段时,其在沙盘游戏的过程中与食物的关系就有了很大的变化,他开始对食物进行加工、创造,甚至与咨询师进行食物加工的互动。这时,他不仅仅把咨询师体验为“母亲”的部分,甚至开始在咨询师身上体验“父亲”的部分。当来访者需要逐渐发展起父性/意识的功能时,咨询师就要能够理解来访者在此阶段中可能会面临的哪些心理困扰或问题。这时,来访者更多的可能会面临心灵内在自我和客体的冲突,体验到各种丧失和分离有关的焦虑,以及愧疚感、罪恶感等。当咨询师能够很好地理解来访者,如同食物的扩展性功能一样给予来访者更多的支持和对自我的包容及关系的互动,则来访者就能更好地去面对内在的冲突所带来的困扰。

上一篇: 格局决定成就

下一篇: 没有谁不被別人评价的,但别活在别人的评价里